<track id="SJ3tBg"></track>



        <strike id="SJ3tBg"></strike>

        <ruby id="SJ3tBg"></ruby>





          1. <figure id="SJ3tBg"></figure>

            <colgroup id="SJ3tBg"></colgroup>

      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    故事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星座查询 > 

            天秤男打麻将打出ONS

            来源: 作者:邓芳

            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故事舱浚,男主角:1985年出生的天秤座。女主角:1987年出生的射手座。

            好久没逛过星座论坛了。两年前和一位射手MM分了后就戒了这个习惯舱浚,虽然养成这个习惯也是因为她。两年来一直把自己尘封在自己的世界舱浚,在不断的自我催眠中告诉自己舱浚,其实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开心。事实上似乎我做到了。好吧舱浚,这是CC的地盘舱浚,我该说些关于CC的事。事先声明舱浚,首先舱浚,我不是来诉苦舱浚,其次舱浚,我不是来发表观点。我只是来无病呻吟一下舱浚,恩舱浚,应该是这样。朋友都这么说我。

            一个月前舱浚,差不多吧舱浚,一个月前舱浚,很抱歉我忘了具体时间舱浚,因为我不觉得我会和这个CCV有过深的交往。第一眼感觉舱浚,是个美女。好吧舱浚,都说天秤是视觉动物舱浚,我承认。我们竟是在……在麻将桌上认识的。我感觉舱浚,这个初次见面很……那天我抢了她两次杠舱浚,上天作证舱浚,我打一年麻将下来从没抢过他人的杠舱浚,但那天我抢了舱浚,还是同一个人两次舱浚,罪过啊罪过。

            第二次见面舱浚,还是在麻将桌舱浚,本以为会被拒绝舱浚,但或许是CCV那天心情不错吧舱浚,虽然不知道我的姓名舱浚,但当我报出那晚的两次抢杠主角后被立刻想起了舱浚,并同意了我要求被抢回两次的要求。再后来就是偶尔的电话偶尔的饭局仅此而已。只是电话频率逐渐逐渐从两三天一个增长到一天一个舱浚,时间逐渐逐渐从一小时增长到两小时。

            然后……我觉得或许我们会就这么下去舱浚,直到某天她开始厌倦舱浚,开始认清现实舱浚,先提出离开。虽然朋友们都已经将她看做了我的女友舱浚,但我自己一直没这个觉悟。我仍然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舱浚,不要陷入太多舱浚,不要让自己变回两年前的那个鬼样子。于是见面可以很开心舱浚,分开不会很想念。这日子也就这么过上的大半个月。直到某天我发现少了她的声音我已经不习惯了舱浚,我会时不时拿起电话舱浚,看看通话记录舱浚,然后思虑再三后又放下。我开始重新思考我们的关系。

           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。我想因为我舱浚,上帝那段时间应该过的比较开心。但我不开心舱浚,很不开心。因为我的思考结果是我或许还不够资格去做她的谁谁谁。在认真思考一系列很现实的问题后舱浚,我一直纠结于如何向她摊牌。是的舱浚,摊牌舱浚,不是表白。我觉得我连表白的资格都没有了。不要和我扯什么爱情面前人人平等之类的废话。那些学生式的爱情只适合校园舱浚,在社会摸爬滚打混了三年舱浚,我已经很明确的知道舱浚,所谓的爱情必须是建立在一份有依靠的经济基础上的。

            大学毕业舱浚,在这个三线城市混了三年舱浚,混到二十四舱浚,每个月可怜的三千来块的工资舱浚,没车没房没存款舱浚,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去谈论其他太多的东西。扯远了舱浚,回来。在我一直计划着如何早点摊牌舱浚,大家早点把话说开舱浚,年轻女人的青春咱伤不起啊!!!但最后摊牌的计划却被提前了舱浚,并且在我的计划之外。周末和朋友吃饭唱K舱浚,情绪高涨舱浚,多喝了点舱浚,真的只是一点舱浚,一点黄酒一点白酒一点啤酒舱浚,然后我疯了。长期以来压抑着的东西 一次性全部爆发了。吐舱浚,喝舱浚,砸舱浚,骂……那个晚上我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疯子舱浚,神志不清的疯子。

            再然后舱浚,朋友用我手机打电话把她叫来了。难以想象以我当时晕乎乎的状态是如何可以看见她的舱浚,然后……然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舱浚,只记得我靠着她舱浚,对她说了狠多话。虽然忘了说过具体说了什么舱浚,但主题很明确舱浚,我现在是一无所 有舱浚,我什么都给不了舱浚,甚至一个承诺都给不起。然后一直奉劝CCV舱浚,这就是我舱浚,你自己看着办舱浚,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舱浚,都很高兴认识你。

            之后我开始了死缓的等待。过程倒不煎熬舱浚,毕竟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舱浚,然后我觉得我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。因为她说舱浚,她已经认定我了舱浚,因为她说她没有在乎那些东西舱浚, 她说……噢舱浚,忘了她还说了什么舱浚,只是我好像看到了她抹眼角舱浚,不知道是泪还是无意间溅到的啤酒。离开KTV的时候虽然依然神志不清舱浚,但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事情过去几天了舱浚,现在我清醒了舱浚,我又开始逗上帝开心了。我依然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舱浚,虽然小心翼翼的将这些心思放在心里舱浚,没让她知道舱浚,但我一直没停止过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。至始至终我似乎都缺乏信任舱浚,不相信她舱浚,不相信她可以接受我目前的状态舱浚,不相信她可以将她说过的话做到最后。我也不相信自己舱浚,不相信自己可以让她有更好的生活。实际上舱浚,我相信以她的条件舱浚,完全可以找一个更优秀的。虽然很俗舱浚,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舱浚,你们CCV真的会不在乎吗?

            Tags: 星座查询

    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xingzuo/xzcx/159508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SJ3tBg"></track>



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SJ3tBg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SJ3tBg"></ruby>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figure id="SJ3tBg"></figu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lgroup id="SJ3tBg"></colgro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