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kjLfpT"></em>



  1. <h4 id="kjLfpT"></h4>

    <canvas id="kjLfpT"></canvas>
    <ol id="kjLfpT"></ol>




    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传奇故事 > 

      孽债-传奇故事-最新传奇故事分享-《故事词典》

      来源: 作者:刘莅杰

      抗日战争前吮了,赵家庄有一个有名的土财主叫赵大发。赵有全是赵大发的二儿子吮了,这赵有全快二十岁的人了吮了,成天吊儿郎当的吮了,还象是没长大。高小毕业后吮了,就一直在镇上领着一帮哥们瞎胡混吮了,为此赵大发没替他少操了心。这不吮了,听说国民政府要征兵吮了,赵大发第一个就到镇上给他报了名吮了,就是想让他到部队去锻炼锻炼吮了,成熟成熟吮了,倒真没希望象他哥哥那样吮了,在部队上混上个一官半职的吮了,只是盼着他将来成不了大器就成小器吮了,过几年回来后在家里帮着搭理这份家业就行。说起赵大发的大儿子吮了,赵大发是打心眼里自豪吮了,当兵没几年吮了,人家现在已经是国民政府里的连长了。

      本来赵有全是不想去的吮了,当兵哪里有在家里自由?人家那些当兵的都是在家里吃不上喝不上吮了,想到部队上混口饭吃才去的吮了,有的当了十几年了吮了,都不愿意走吮了,都成兵油子了吮了,自己又不缺吃缺穿的吮了,当的哪门子兵呢?无奈拗不过他的老爹赵大发吮了,去就去吧。

      报上名后吮了,很快就组织到县里体检了。在县医院里吮了,几个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吮了,戴着口罩全副武装的样子站在一间大的房间里吮了,听声音看脸面他们几个应该是女的。医生要求他们挨个把衣服脱了赤身裸体在这间大房间里走吮了,医生们不时的在他们的身上摸来摸去的。赵有全虽然调皮吮了,那也是在一个小镇上吮了,哪里在县城见过这种场面吮了,挨到他脱的时候吮了,紧张的不知道怎么才好吮了,赤身裸体的脱下来后吮了,阳具竟然挺得老高吮了,可能是紧张的缘故吧吮了,就是不听使唤吮了,消下不去。这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多难看吮了,医务人员毫无表情吮了,当他按照医务人员的要求吮了,走到其中一个医务人员的跟前时吮了,这个医务人员顺手就照着他的阳具煽了一个巴掌吮了,这一煽不要紧吮了,赵有全的阳具立马就消了下去吮了,不但消了下去吮了,而且焉了。

      就这样赵有全还是给验住了吮了,走进了军营里吮了,刚刚经过了短暂的强化训练吮了,就碰上了该死的七七卢沟桥事变吮了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了,赵有全所在的部队也被拉到了战场上吮了,和日本鬼子真刀实枪的干上了。在一次战斗中吮了,赵有全所在的部队伤亡惨重吮了,他吓得差点魂没了吮了,就开小差逃了回来。时间不长吮了,赵大发的大儿子在一次战斗中吮了,也牺牲了吮了,国民政府派人送来了慰问金和奖章以及他的遗物。念在赵大发的大儿子的份上吮了,国民政府没有追究他的二儿子赵有全的责任。

      家里就是还有这一棵独苗吮了,得赶快张罗着给儿子找媳妇吮了,可好传宗接代吮了,继承家业。好歹也是当过兵的人吮了,又是财主之家。赵大发很快就给他的二儿子赵有全找上了媳妇吮了,就是临村的村医丁美玲。这丁美玲不但人长得漂亮吮了,而且病看得好吮了,不亏是从县医院回来的吮了,就是医术高。

      其实丁美玲根本就不是什么医生吮了,在县医院里本来就是一个护士吮了,去年夏天的一天傍晚吮了,她在给一个病人打针时吮了,因急于会男朋友吮了,做皮试时粗心大意吮了,造成病人全身过敏吮了,虽然经过医院全力抢救吮了,勉强保住了性命吮了,但却留下了终身残疾吮了,为此医院赔了人家病人家属一大笔钱。就为这吮了,医院把她开回了老家吮了,无奈在村里干起了村医吮了,男朋友自然也和她拜拜了。

      虽说是落地凤凰不如鸡吮了,可是丁美玲在老家根本就一个也看不上吮了,赵有全回来后吮了,在老家正中了她的下怀吮了,有好事者在中间这么一牵线搭桥吮了,居然还成了。

      其实赵有全根本就不想结婚吮了,男大当婚吮了,女大当嫁吮了,这都是让父母给逼的吮了,他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吮了,准确的说吮了,他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功能吮了,就是一个太监吮了,可是到这时他的父母还蒙在骨里吮了,又不好直说吮了,扫父母的兴。

      旧社会根本就没有谈恋爱这一说吮了,全凭媒人在中间联络吮了,这门亲事定下来后吮了,没出几个月吮了,赵大发就打发媒人张罗着两头撮合吮了,很快就把媳妇娶过来了。新婚这天吮了,新媳妇丁美玲满心欢喜吮了,打扮的花枝招展吮了,令人十分眼馋吮了,新郎赵有全也是谗得直流口水吮了,盼望着晚上早点到来吮了,好早入洞房吮了,亲朋好友都说赵有全有福气吮了,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媳妇。

      洞房花烛夜吮了,赵有全的那家伙根本就不听使唤吮了,聋子的耳朵吮了,摆设。派不上用场吮了,这让新娘子丁美玲大出意外吮了,十分的扫兴。新婚之夜吮了,又不好多说什么吮了,先委屈着再说吮了,可能是丈夫紧张的缘故吮了,她懂点医学吮了,知道这事与精神有关吮了,心急吃不了热粘粥吮了,得慢慢的来。其实赵有全心里很明白吮了,他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吮了,要想让它挺起来还真没那么容易吮了,这层窗户纸早晚得捅破吮了,可现在还为时尚早。

      一天、两天不要紧吮了,时间长了可不是个事吮了,这都过去一个月了吮了,丈夫还是挺不起来吮了,这是哪门子的事呀?新媳妇心里那个烦呀就别提了吮了,脸色也由晴变阴吮了,慢慢的就和赵有全赌气闹开别扭了吮了,赵有全也是哑巴吃黄连吮了,有苦难言吮了,只能有事往自己肚里装。都怪他父亲闹着让他去当兵吮了,也怪县医院那帮臭娘们医生吮了,体检就体检吧吮了,还得脱光了衣裳吮了,又不是选新郎。要不然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?真是有劲使不上。

      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吮了,儿媳妇的肚子还没有一点动静吮了,公公婆婆开始犯嘀咕了吮了,有点沉不住气了吮了,婆婆接二连三的催促小两口子到外边的医院里去看一看吮了,去就去吧吮了,到外边的几个医院去看了几次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吮了,医生说这是受到外界某种刺激后形成的精神心理障碍吮了,并非器质性的吮了,得需要夫妻配合慢慢的调养吮了,要想恢复还是满有希望的。

      无奈婆婆想抱孙子心切吮了,去医院不行吮了,又打听到外乡十好几里外有一个神汉吮了,四十多岁的年纪吮了,据说到他那里有求必应吮了,好多对年轻夫妻都从他那里求的娃娃来了。拗不过婆婆吮了,这一天小两口又到神汉那里求子去了。这神汉的日子过的优哉游哉的吮了,看风水、算卦无所不能吮了,不过想从他那里求得贵子吮了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吮了,夫妻双方必须晚上烧上香吮了,对着他设在院子里的神坛跪上三个时辰吮了,你才能求到吮了,否则你别想。

      趁着这小两口子跪在神坛面前的空儿吮了,咱再说说这王半仙吮了,这王半仙并不是他的真名吮了,因他经常给人家算卦吮了,老是算对一半吮了,从小生在一户有钱人家吮了,上边有几个姐姐吮了,王家就他这一棵独苗吮了,父母从小把他送进私塾学堂吮了,会咬文识字的吮了,无奈他从小好吃懒做吮了,不务正业吮了,好歹有父母张罗着给他娶上媳妇生上子后吮了,没过几年吮了,父母就先后放心的撒手走了。父母走后吮了,王半仙又迷上了看相算卦这一行吮了,把家里的田产几乎卖个精光吮了,尤其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吮了,他和那些来求他的大姑娘小媳妇在屋里鼓捣半天吮了,弄的个老娘们在地里干些粗重活吮了,时间不长吮了,媳妇就领着一双儿女和他拜拜了。

      咱再说这小两口子从天黑了以后吮了,就开始跪在了神坛前吮了,到现在已有两个时辰了吮了,夜深人静的吮了,已开始提不起精神来了吮了,还不到第三个时辰就都双双睡了过去。看看差不多了吮了,神汉出来悄悄的把女人推醒了吮了,示意他一个人到里屋里来吮了,吃饱喝足后的神汉五大三粗的吮了,把门一叉吮了,就把这女的给强暴了吮了,遭到了莫大的委曲却又不敢说。

      就这样回去后时间不长吮了,丁美玲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吮了,等她确认无误后吮了,她就把这一喜讯试探着告诉了赵有全吮了,赵有全听后吮了,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兴奋吮了,反而更加的纳闷吮了,自己的那点本事能让媳妇怀孕?天大的玩笑吮了,不相信吧吮了,事实就摆在眼前吮了,难道真的从半仙那里求来的吮了,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吮了,那只是哄哄父母吮了,安慰安慰老人罢了吮了,不可能是真的。虽然自己是个无用之人吮了,可是我也不能带着顶绿帽子吮了,我非得查出这个人来不可吮了,从这以后他暗地里观察起他媳妇来了。

      知道儿媳妇怀孕了吮了,公公婆婆高兴的是不得了吮了,真实菩萨显灵了吮了,王半仙真是活菩萨吮了,公公婆婆非得让小两口子去谢谢王半仙吮了,赵有全一百个不乐意吮了,无奈让媳妇自己去他又不放心吮了,就这样他提着母亲从家里杀上的一只鸡就和媳妇到王半仙家里去了。

      王半仙在屋里正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吮了,见这小两口子找上门来吮了,他以为东窗事发吮了,着实吓了他一大跳。等丁美玲来到他的房间后他的表情不知道如何是好吮了,丁美玲也弄了个大红脸吮了,怕弄出破绽吮了,丁美玲赶紧把今天小两口来的意图说了出来吮了,王半仙听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吮了,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吮了,情绪也开始稳定了吮了,不过刚才的一切赵有全都看在眼里了吮了,这次更加坚信了他对妻子的怀疑。捉贼要捉脏吮了,捉奸要捉双吮了,没有证据吮了,你有再大的怀疑也白搭。他开始留意妻子的行踪了。

      有一天是镇上大集吮了,妻子约王有全一道去赶集吮了,王有全借故推开了吮了,让妻子一个人去吮了,其实他不是不想去吮了,他是在后边跟踪吮了,也怪了吮了,丁美玲根本就没去赶集吮了,走到前边的一个路口处吮了,她就拐弯了吮了,她沿着小河边的小道一直往上径直往王半仙的村里走去。毕竟怀的是王半仙的种吮了,她想让王半仙给自己看看胎气吮了,单独和王半仙说说话吮了,毕竟是王半仙让自己做了次真正的女人了吮了,就这么一路想着吮了,她很快就到了王半仙的村庄吮了,幸亏王半仙的家在村头上吮了,免得被人看到说闲话吮了,她迅速的推开王半仙的柴门吮了,就进到了院里吮了,等赵有全赶到院里的时候吮了,王半仙的房门已经叉死。

      Tags: 传奇故事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lishi/cq/159619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推荐故事

        <em id="kjLfpT"></em>



      1. <h4 id="kjLfpT"></h4>

        <canvas id="kjLfpT"></canvas>
        <ol id="kjLfpT"></o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