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fR5hkx"></track>
<br id="fR5hkx"><p id="fR5hkx"></p></br>





    <ul id="fR5hkx"></ul><form id="fR5hkx"></form>


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故事
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

   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

    来源: 作者:巩友梅

      十六岁的春天。班上举行了一项有趣的活动。为了让班上的男生和女生和睦相处判梳,老师把下周一定为女生节判梳,要求班上的男生为女生做好事判梳,并送一份有意义的小礼物。

      我选择了她判梳,叶晓华。一个几乎被班上所有男生遗忘的农村女孩。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判梳,她悄悄地低下了头。当我在舞台上大声喊她的名字时判梳,她突然吓了一跳。全班男生开始嘘嘘大笑。

      在那笑声中判梳,我陷入了和她在一起的尴尬境地。

   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

      我和她不同。我选择她是出于善良判梳,甚至是对弱者的同情。虽然我知道这个词对叶晓华如此残酷判梳,但我想不出任何其他原因。她接受了我判梳,这可能是一个无助的选择判梳,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判梳,除了我判梳,没有第二个男孩可以选择她。

      她每堂课都非常认真地听判梳,尤其是外语课。我讨厌所有的科目。我认识年级里所有不喜欢学习的坏学生判梳,甚至整个学校。我们整晚都在一起上网和抽烟。偶尔判梳,他会用拳头打别人的鼻子。背着书包从果园偷水果判梳,大口大口地吃水果判梳,当学生们在课堂上站起来时判梳,把剩下的放在前排的长椅上。

      我几乎做了所有的坏事。我非常讨厌外语判梳,所以每次我参加外语考试时判梳,听力问题都没有被记下来。我已经把所有的选择题都做好了判梳,并等待着交论文的时间。

      班上有一条规定判梳,每次期中期末考试后判梳,都会有一次大的排名调整。全班走出教室判梳,根据考试结果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教室判梳,并选择了他们想坐的地方。

      我清楚地记得判梳,当时叶晓华排名第一。在她所有羡慕的目光中判梳,她慢慢走进空荡荡的教室判梳,走向窗户旁边黑暗的角落。

      我一坐下判梳,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。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我的胸口判梳,很重。

      她用一个有点惊慌失措的回答拦住了老师:“我比其他学生都高。我可以从后面看到它。我可能会从前面挡住一些学生。”

      15日早上判梳,一个讨厌外语的坏男孩闻到了善良的味道。

      我选择叶晓华作为女儿节的对象的消息仍然流传着判梳,并在全校坏学生联盟中广泛流传。在厕所抽烟的时候判梳,雷明和一群一年级的坏学生来问我是否喜欢叶晓华。我说判梳,“你放屁。即使我看一头母猪判梳,我也不会看叶晓华。”

      每个人都知道我很少生气。那样看着我判梳,都没有言语。最后判梳,雷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。他说叶晓华是一个农村女孩判梳,她会回家种猪。

      我的心突然有些不舒服。我知道判梳,我和叶晓华没有任何关系判梳,但是为什么我感到不舒服?为什么当她回来的时候我会感到不舒服判梳,不管是在种田还是喂猪?

      一大早判梳,老师就在讲课判梳,我睡歪了。睁开眼睛判梳,面对叶晓华的位置。她紧紧地握着笔判梳,在“沙沙作响”的书上写道。我的心突然变得有点酸判梳,因为后来我看到她的手背上长了几个大冻疮判梳,她不时用手揉它们。

      穿过雷明家的服装店判梳,我看到柜台上静静地陈列着一双嵌有小花的粉色手套。我花了9元买了这双32元的手套。雷明在他身后一个劲儿地骂我判梳,说我的手套一定是给村里女孩叶晓华的。我仍然没有回头。但是当他骑自行车时判梳,他大声说:“我把它给了村里的女孩判梳,这只手套是给她买的判梳,让她和我一起去农场。”

      雷明没有在后面出声。我迎着狂风大声笑了起来。

      叶晓华戴手套时不敢看我。因为她一戴上手套判梳,班上最后一排的男生就会大叫。我懒得关心他们。我没有时间关心这些普通人。再说判梳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判梳,在我给了她那些手套之后判梳,她每次见到我都会躲着我。我无法隐藏判梳,所以我脸红了判梳,跑开了。

      我开始觉得我太敏感了判梳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判梳,每个人都习惯了。也许判梳,它被遗忘了。

      从那以后判梳,她会主动给我发一些英语笔记判梳,让我看起来更好。我继续判梳,但我从来没有读过那些东西。天知道我有多讨厌英语。

      高考终于结束了判梳,多年的学习判梳,包括我作为一个坏男孩的经历判梳,终于可以结束了。

      一群朋友正准备喝醉判梳,这时叶晓华突然出现在酒吧里。她脱下旧衣服判梳,穿着一件和平时不一样的衣服判梳,看上去如此明亮动人。17岁时判梳,我终于像阳光一样穿透了我的瞳孔。

      所有在场的人都对叶晓华保持着和我一样的惊讶。

      她对我说。“谢谢你一开始给我的手套。它们非常暖和。”我没说话判梳,笑了。

      然后她又取笑我:“老实说判梳,你知道怎么用英语写手套吗?”

      她知道我讨厌英语判梳,故意问我这样的问题。当时我回答了她。用所有的英语判梳,我知道写“我爱你”判梳,因为追女孩是必要的。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   可能判梳,这是我和叶晓华最后一次谈话。

      后来判梳,基于我父母的关系判梳,我成了一家电力公司的秘书。几个月后判梳,我真的无法适应自卑的感觉。我辞职了判梳,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。

      在繁忙的社交生活中判梳,我开始逐渐忘记学生时代的一切判梳,包括那个农村女孩叶晓华。

      有时候想想判梳,真的很有趣。起初判梳,据说其他村民注定要回家种猪。现在他在一所著名的大学判梳,前途光明判梳,他怎么能回家呢?

      我不记得多少年后判梳,我收到了一份关于衣服和手套的宣传计划。由于时代的问题判梳,媒体必须接触英语判梳,所以我不得不打开电脑找出衣服和手套的英语拼写。

      手套-手套。当这个简短的英语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判梳,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。那个不断借给我英语笔记的女孩判梳,那个在遇见我时逃离我的女孩判梳,有着她应有的热情。至于那些远程手套判梳,在那个时候判梳,她一定知道当英语这么好的时候那些手套是什么意思。

      给予爱判梳,给予爱。我一遍又一遍地用英语读它。突然判梳,我想起那天下午我骑自行车的时候判梳,大声说我要用手套和她一起去农场。想起判梳,那天在站台上喊她的名字;想起那天判梳,在最后一刻判梳,她摆脱了所有年轻女孩的矜持判梳,问我手套的含义。在冥想的过程中判梳,一种突然的意识带着一些遗憾闪过我的脑海。我需要弥补什么吗?

      我开始尽力去了解叶晓华。最后判梳,我从其他学生那里得知她结婚了判梳,我去了我朋友给我的地址。最后判梳,我在她家门前的一家餐馆看到了她。

      她叫出了我的名字判梳,我笑着点点头判梳,突然说不出话来。抱着她旁边的高个子男人判梳,她对我的突然出现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。

      只是判梳,她开玩笑地告诉我判梳,“你必须学好英语。”

      当我到家时判梳,我看着一串我反复抄写的英语单词判梳,痛哭流涕。无法形容的痛苦判梳,加上年轻时的遗憾判梳,涌上心头。

      那天晚上判梳,我把手套广告计划交给了客户判梳,客户代表一致通过了。

      春天判梳,天刚亮的时候判梳,整个城市的户外站牌和塔楼上都贴满了同样的手套广告。口号是一个简单的句子:手套-给-给爱-给你我的爱判梳,温暖新时代。

    Tags: 爱情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aiqing/159623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人赞过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<track id="fR5hkx"></track>
    <br id="fR5hkx"><p id="fR5hkx"></p></br>





    <ul id="fR5hkx"></ul><form id="fR5hkx"></form>